华夏贵商网   >   城市  >  正文

燕郊高新区法庭庭长孙玉龙投案 私企业主亮出证据指其枉法裁判

2021年3月31日,廊坊市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燕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庭庭长、审判长孙玉龙涉嫌严重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三河市纪委监察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有廊坊华腾安防用品有限公司法人张永祥以其是“受害人”身份称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成果卓著,他作为一名普通百姓深切感受到党和国家对百姓的关怀和国家在司法进程上巨大的进步,进而张永祥亮出诸多证据,指向投案人孙玉龙疑似“司法腐败、枉法裁判”,致其作为首批第一家进驻大厂县高新区投资落地并一直“生意红火”的企业损失1600万元以上并濒临破产。

张永祥在其提供的实名公开反映材料中称,孙玉龙在审理其公司“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中疑似受贿并枉法裁判,导致对方成功通过虚假诉讼的方式捏造1600万元债务并以判决书的形式合法化,从而致其公司成为巨额债务的失信被执行人、公司损失惨重濒临被破产清算。

张永祥称,该案一审由孙玉龙独任审判长,严重违反管辖规定,违规为对方立案,故意不提前通知被告开庭时间,故意让其无法及时举证,故意违反法定程序枉法裁判,违法支持对方的全部诉讼请求。

张永祥认为,孙玉龙违法立案,为其枉法裁判,支持对方请求创造条件。对方诉其“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于2017年1月在三河市人民法院起诉。之后,经法院依法审查,三河法院认为其没有管辖权依法将案件移送大厂县法院管辖。之后,对方疑似自知虚假债务无法得到支持,申请撤诉。撤诉后,对方在没有任何新证据、没有增加任何被告的情况下在孙玉龙的授意下以同一份诉状再次在三河市人民法院立案。

另外,张永祥认为孙玉龙故意在其手机正常联系的情况下未通知被告开庭时间,未依法送达,企图缺席审判,在程序上为其枉法裁判创造条件;

对方于2018年向三河法院起诉时,张永祥称其单位处于正常经营状态,经营地址、联系电话没有任何变化。孙玉龙故意说被告单位未签收传票。而张永祥称其单位从未收到相关开庭通知。

”张永祥称其直到临开庭前一天,孙玉龙才突然打通被他手机、通知他第二天开庭,如果不去就缺席判决。张永祥在仓促之下不清楚原告的诉讼请求及证据,也没有准备任何反驳的证据,第二天匆忙赶到法庭。张永祥称其走进法庭时,原告方已经完成了大部分举证,他匆忙出庭无任何准备。法庭也未给予作为被告的他任何延长的举证期限。在一次开庭之后,便支持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张永祥还指出孙玉龙故意剥夺被告举证权利,枉法裁判主观故意非常明显。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前通知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公开审理的,应当公告当事人姓名、案由和开庭的时间、地点。孙玉龙法官未提前三天通知被告,也未告知开庭的地点,导致开庭当日,张永祥称其临时走错了法庭,匆忙赶到后原告已经完成了大部分举证,被告没有时间组织证据,法庭也未给予被告组织证据的时间,故意剥夺被告举证的权利。

张永祥认为孙玉龙法官仅凭原告私自用作废公章加盖的确认表,在没有转账流水和其他任何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全部认定原告所谓的为公司垫资款项800多万及利润、合计1600万的债权,故意枉法裁判,严重损害其公司合法权益。

凭一张已经作废公章加盖的《XXX替张永祥及华腾公司还款明细确认单》上自行列计的支出明细(合计为800多万)即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张永祥公司及本人连带承担800万元债务及利息、利润800万元。

张永祥认为,从形式上看该确认单没有其本人签字确认,仅加盖了一个已经被登报作废的公章及原告单方面的签名,在形式上就不具有合法性,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从内容上看,该确认单涉及的所谓对方的支出均系捏造,800多万所谓的垫付款项,无一笔有其个人真实的银行支出为证,也无其他任何证据佐证,均系捏造。

其中有几笔大额的垫支款项,张永祥认为其有充分的相反证据可以推翻,具体如下:

  (1) 还王某欠款8.7万元的事实;

  王某系张永祥公司债权人,小贷公司员工,该债务属实,但所还款项均为张永祥公司公账的自有资金,有公司公转账流水为证。

(2)关于归还农商银行借款300万元利息的事实;

 该300万元是大华建筑工程公司借给张永祥公司,由其公司再还给农商银行进行循环倒贷,事实上农商银行的300万债务(信用贷)没有还清。该笔过桥资金的来源与对方无关。

(3)关于判决书中原告所称的于2015年1月14日、1月30日支付工资款合计64.43万元(2.55万+61.88万)的“事实”

  张永祥称其公司员工于2014年底即基本解散,之前的工资也均为对公账户公司自有资金支付,根本不存在原告替公司支付工资的情况,其支付的时间也明显与客观事实不符,系捏造。有公司对公转账流水为证。

(4)关于替公司还中轻公司执行款40万的“事实”

该债务属实,但并不是原告替公司归还,也是张永祥公司自有资金由对公账户支出。原告没有垫付任何款项。

(5)关于替公司偿还与卢炎执行款共计100万元的“事实”。

 张永祥公司尚欠卢某140万元未归还事实,至今未还清,无论是公司还是判决书中原告均未和支付该笔款项,有执行文书可以证实。原告也未出具任何付款凭证。 其他的所谓“支出”,也非原告垫付。

张永祥认为以上有充分证据可以反证的基本事实是对方捏造债务金额为513.13万元,其余均为原告所称的“现金支出”,原告也没有其他任何旁证予以佐证。

 以上反证,一审法官未给予被告任何期限向法庭出示。二审期间被告出示时,根据证据规则的规定,一审未提供的,二审不视为新证据,不予质证,从而二审法院也未予认定,导致张永祥作为被告二审也无奈败诉,无法推翻一审判决。

 张永祥认为以上事实及证据可以充分证实原告向法院提起的800万垫资款子虚乌有,系其凭空捏造,因垫资本金不存在,根据垫资本金衍生的利息、利润等800万元,也无从谈起。法官也未要求原告提供其他认证凭证予以佐证,完全不给予被告答辩及举证的时间,故意枉法裁判。

其中,张永祥还拿出一份其认为能证明孙玉龙枉法裁判的证据清单,其中有200多万元的支出是判决书中原告称“送礼”的活动经费,也被孙玉龙认可为合法有效的资金支出,闹出了“送礼行贿”经费被法院裁定认可为合理支出的“笑话”。

另外,张永祥提出,孙玉龙法官曾经因为严重违纪,受到过纪委的党内警告处分(附河北省监委公开信息截图),他认为这说明孙玉龙有一贯不遵纪守法、品行不良的嫌疑。

通过政法系统内个别人员的自首、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体现出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必要性与卓著成果,实现了“自查从宽、被查从严的导向,教育大多数、惩处极少数。要激发自查自纠的内力,通过政策攻心、谈话交心,让有问题的政法干警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达到自我净化、自我革命的目的”的科学性与有效性,净化了我国政法队伍,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我国的法治进程。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huaxiags.net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